《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為職業教育發展提供了什么

[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    發布時間:2019-09-23    點擊量:401]

摘要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為職業院校新一輪改革發展提供了基本遵循。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為職業教育發展提供了什么

原創: 查吉德,李媛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為職業院校新一輪改革發展提供了基本遵循。

 

雖然我國長期堅持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基本政策,充分肯定職業教育在經濟社會發展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職業教育進一步發展仍面臨不少問題。如:中職教育辦學規模呈萎縮態勢,“普職比”是否應該且能夠保持大體相當?歷經國家示范性(骨干)院校建設之后,高職教育面臨發展的“天花板”,未來往何處去?如何激發行業企業在校企合作、產教融合方面的積極性和主動性?產業轉型升級、新技術蓬勃發展,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目標該如何定位?立足新時代,應構建什么樣的職業教育體系?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如何認識職業教育?如何推動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針對這些問題,國務院印發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做了系統謀劃,為職業院校新一輪改革發展提供了基本遵循。

 

一、明確職業教育的類型定位

長期以來,關于職業教育的定位一直存在“層次說”與“類型說”兩種不同的觀點。前者主要是從職業教育的教育對象出發,認為職業教育的教育對象是面向特定群體的,主要是針對那些考不上或上不了普通學校的學生的教育,或者說是面向被普通教育淘汰的學生的教育,是一種低層次的教育。社會大眾普遍持這種觀點。后者則從職業教育的本質屬性出發,認為職業教育的本質屬性不同于普通教育,是一種與普通教育不同的教育類型,是一種選擇性成才通道,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職業院校辦學者及教育理論工作者普遍持這種觀點。

 

職業教育到底是一個教育層次還是一種教育類型?《方案》開篇即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的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這是國家政策首次明確職業教育的類型地位,將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擺在了同等重要的地位。不僅如此,《方案》還要求,“把職業教育擺在教育改革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并重申“保持高中階段教育職普比大體相當。”

 

職業教育類型地位的確立,要求職業院校必須調整辦學方向。一方面要堅定發展職業教育的信心和決心。從《方案》來看,國家不僅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整體戰略沒有改變,而且進一步提高了其戰略地位。另一方面加快探索職業教育作為一種類型教育的內涵、規律與發展路徑,根據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規律,深入開展課程改革、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教學環境變革、教師隊伍建設、教學模式改革、教學評價改革、治理結構改革,等等。

 

二、擴展職業教育的邊界

對于職業教育的范圍一直存在“大職教”(廣義職教)和“小職教”(狹義職教)兩種非常典型的觀點。

 

前者認為,職業教育既包括學校職業教育,也包括職業培訓,不僅指職業教育,還應有技術教育。如石偉平認為,應把職業教育理解為“職業和技術的教育與訓練”,包括以在校生為主要對象的職業準備教育,其中有普通學校的“職業基礎教育”與職業學校的“職業教育和培訓”;以在職人員為主要對象的崗位培訓;以失業人員為主要對象的再就業培訓。后者認為,職業教育應當聚焦,不能無限制擴大其范圍,主要應指學校職業教育或學歷職業教育。如查吉德認為,職業教育是“為了職業的教育”,而不是“與職業有關的教育”,是學校有目的、有計劃、有組織培養基層職業人才的專業教育。職業性、基層性和專業性是其本質屬性,不應將職業培訓、在職學歷繼續教育、基礎教育中滲透的職業啟蒙教育以及專業學位教育納入其中。

 

從國家政策而言,過去更傾向于“小職教觀”,政策重點集中在學校職業教育尤其是中等與高等學歷職業教育。經過多年發展,我國構建了較完善的學歷職業教育體系,但社會培訓、勞動教育、職業啟蒙教育薄弱,普職不能有效融通,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培訓體系不健全?!斗桨浮犯鶕覈洕鐣l展的新變化,從人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求出發,更傾向于“大職教觀”,將職業教育邊界延伸到職業培訓、勞動教育和職業啟蒙教育?!斗桨浮访鞔_提出,“完善職業教育與培訓體系”。除學歷教育外,將培訓作為職業院校的法定職責。同時要求中等職業學校聯合中小學開展勞動和職業啟蒙教育。

 

為此,職業院校應根據“大職教觀”的要求,調整辦學思路。一是履行好職業培訓的法定職責。職業院校應加快專業結構調整,積極面向在崗或下崗職工開展轉崗再就業培訓,面向退役軍人、農民工開展新技能、新技術培訓,幫助他們獲得就業新技能。二是近年來一些中職學校招生困難、生源萎縮,教育教學資源相對過剩,這類學校應調整辦學思路,積極面向培訓市場,由學歷教育為主調整為以職業培訓為主。三是積極開展勞動教育和職業啟蒙教育。加強勞動教育和職業啟蒙教育,促進普職融通。為此,職業院??膳c普通中小學、企業合作共建職業體驗基地,以此為平臺,培養中小學生的勞動觀念、勞動精神,幫助他們正確認識職業,逐步改變對職業教育的偏見。

 

三、調整職業教育培養對象

受資源條件、辦學傳統等因素影響,長期以來職業教育的重點是學歷教育,培養對象以適齡青少年為主體。其中,中職學校的生源主要是初中畢業生,且以15歲左右的應屆生為主;高職院校雖然近年來隨著考試招生方式的變化,生源構成有改變,但主體依然是適齡青年,即18歲左右的應屆高中或中職畢業生。

 

隨著《方案》對職業教育邊界的擴大,職業教育的對象也在擴大?!斗桨浮访鞔_要求,“積極招收初高中畢業未升學學生、退役軍人、退役運動員、下崗職工、返鄉農民工等接受中等職業教育。”另外,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改革完善高職院??荚囌猩k法,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報考。”可見,今后中職和高職的培養對象均將發生較大變化,會更加多元。

 

職業教育對象的多元化對職業院校提出了新的挑戰。一要根據不同培養對象的特點、文化基礎、學習能力、教育需求,編制多樣特色的人才培養方案,并探索相應的人才培養模式改革;二要改變傳統的教學模式,根據培養對象的差異,探索多樣化、個性化的教育教學方式,由“以教定學”向“以學定教”轉變;三要實行更加開放更加包容的教育,推動不同背景、不同基礎、不同來源學生的融合發展;四要根據生源變化,調整優化教育教學資源配置,包括實習實訓條件、住宿條件、教師隊伍等,以滿足不同學生的教育教學需求。

 

 四、強化職業教育就業職能

“促進就業”是我國長期堅持的職業教育辦學方針,但自2010年開始,為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完善職業學校畢業生升學制度,國家積極推進中高職銜接,拓寬中職升學通道,中職畢業生升學比例不斷上升。受此影響,職業教育的就業職能有弱化傾向,中高職銜接、高本銜接、中本銜接成為一些職業院校的工作重點,尤其是一些中職學校越來越強化升學教育,不少學校畢業生升學率達70%以上。

 

在新形勢下,要不要強化職業教育的就業職能呢?《方案》給出了明確回應,多處強調職業教育的就業職能。要求職業教育“服務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和實現更高質量更充分就業需要”“以促進就業和適應產業發展需求為導向”“推動退役、培訓、就業有機銜接,為促進退役軍人特別是退役士兵就業創業做出貢獻”。這是對當前職業院校辦學行為的一次調整和修正。

 

為此,職業院校尤其是中職學校應處理好升學與就業的關系。一方面必須始終堅持以促進就業為導向的辦學方針,強化就業職能。學歷教育方面,注重培養學生的就業技能,提高就業質量;職業培訓方面,面向下崗職工、農民工、退役軍人、退役運動員等重點人群,圍繞地方重點產業,開展以就業為目的的技術技能培訓。另一方面針對學生的升學需求,適當調整辦學定位。部分中職學校應向“職業基礎教育”轉型,積極履行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主體責任,為有升學意愿和潛力的學生奠定接受更高層次職業教育的基礎,為高職院校、本科層次的高職院校提供優質生源。

 

五、健全職業教育制度體系

《方案》堅持問題導向,在影響職業教育發展的關鍵性制度方面有較大突破。

 

第一,加強國家職業教育標準體系建設。國家標準在保障職業教育質量方面發揮著基礎性作用,同時有助于我國職業院校參與國際交流,提升國際影響力。為此,《方案》突出國家職業教育標準體系建設,擬建立或完善職業院校設置標準、教師專業標準、校長專業標準、專業教學標準、課程標準、頂崗實習標準、實訓條件建設標準、共建共享平臺的資源認證標準等。

 

第二,推動職業教育高考制度改革?!斗桨浮丰槍β殬I教育的類型屬性,根據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規律,探索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突出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要求,采取“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考試招生辦法;根據生源多樣化特點,提供多種入學方式和學習方式,制訂全國性、世界性技能大賽獲獎選手免試入學政策。

 

第三,實施1+X證書制度?!斗桨浮飞罨殬I教育人才培養制度改革,實施“1+X證書制度”。其作用是“拓展就業創業本領,緩解結構性就業矛盾”。該制度的實施,有利于人才培養工作與職業標準對接,有利于培養復合型技術技能人才。

 

第四,完善“雙師型”教師制度?!斗桨浮穼?ldquo;雙師型”教師資格標準、培養培訓、管理等做出了明確規定。資格標準方面,明確提出“雙師型”教師就是“同時具備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能力的教師”;培養培訓方面,提出建立以職業技術師范院校為主、高水平工科學校參與的職教師資培養新體系;專業發展方面,擬實施教師素質提高計劃,進一步落實教師下企業或實訓基地實踐、輪訓制度;教師招聘方面,打破唯學歷論,強調從具有3年以上企業工作經歷的人員中招聘專業教師。

 

第五,探索國家資歷框架制度。我國尚未建立起國家資歷框架體系。受此影響,職業院校學生的學習成果難以與普通學歷證書互通,難以認證并獲得社會用人單位的認可,難以真正建立起符合技術技能人才成長規律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為此,《方案》提出,在有條件的地區和高校試點建設國家資歷框架,探索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制度。

 

隨著以上一系列職業教育制度的實施,職業教育的類型特征將更加鮮明。

 

六、完善產教融合政策體系

校企合作、產教融合是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重點也是難點?!斗桨浮丰槍嵺`中校企合作機制不暢,企業責任不明確、利益得不到保障、積極性不高,技術技能人才成長的社會環境和待遇較差等突出問題做出了明確的制度安排。

 

一是明確企業在校企合作中的法定責任和利益保障。要求企業“依法履行實施職業教育的義務”。同時,保障企業的利益,對獲得產教融合型認證的企業給予“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的組合式激勵。”

 

二是明確學校在校企合作中的主體責任和利益保障。要求學校“主動與具備條件的企業在人才培養、技術創新、就業創業、社會服務、文化傳承等方面開展合作。”同時,保障學校的利益,如規定“職業院校通過校企合作、技術服務、社會培訓、自辦企業等所得收入,可按一定比例作為績效工資來源。”

 

三是營造技術技能人才發展環境。包括提高技術技能人才待遇;在社會用人政策方面得到同等對待;加大技能大賽成績突出畢業生的獎勵;鼓勵技術技能大師建立工作室,并給予政策和資金支持;清理技術技能人才的歧視政策。

 

四是明晰校企雙方的關系。首次提出校企雙方是“命運共同體”。作為命運共同體,校企合作是互利共贏的,是雙向的而不是單向,是學校與企業共同的責任,符合雙方的利益需要。

 

五是完善校企雙方人才互聘政策。如建立健全職業院校自主聘任兼職教師的辦法,完善校企人員相互兼職兼薪制度,促進校企人才雙向流動。

 

國家產教融合政策體系的不斷完善,為職業院校校企合作提供了政策依據,有利于激發行業企業參與、舉辦職業教育的積極性,推動學校與企業合作發展、產教融合發展。

 

七、調整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重點

 

目前,我國基本建立了各層次相互銜接的現代學歷職業教育體系,但在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方面仍顯不足。為此,《方案》以人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構建學校教育與職業培訓、學歷教育與非學歷教育、正式教育與非正式教育并重,體現終身教育理念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一是突出高端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包括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開辦應用技術類型專業或課程,試點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探索長學制培養高端技術技能人才,加強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

 

二是擴大高職教育供給,將符合條件的技師學院納入高等學校序列。

 

三是加強緊缺領域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圍繞現代產業發展要求,擬在10個左右技術技能人才緊缺領域開展職業培訓。

 

四是將職業培訓納入職業教育體系統籌謀劃?!斗桨浮访鞔_提出,“完善學歷教育與培訓并重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包括開展退役軍人教育培訓;引導行業企業參與技術技能培訓;落實職業院校開展培訓的法定職責等。

 

五是建立職業教育國家“學分銀行”。開展學歷證書和技能等級證書所體現的學習互認、轉換,推動職業教育體系向終身教育體系轉向。

 

可見,未來職業教育體系建設重點是向兩端延伸,即“高端人才培養”與“職業培訓“,并與終身教育體系對接。職業院校應從構建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體系的角度,積極參與國家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一是有條件的高職院校應積極爭取長學制、本科職業教育試點工作,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培養高端技術技能人才;二是應積極履行職業培訓職能,包括退役軍人、下崗人群、失地農民、退役運動員就業培訓,技術技能人才緊缺領域的專門培訓以及企業在崗職工的技能培訓等;三是推動職業教育與終身教育融合發展,為學習型社區、學習型社會建設服務。

 

八、優化職業教育外部治理結構

 

2019年發布的《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明確提出,到2035年全面實現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對職業教育而言,要實現現代化,必須推進治理的現代化,包括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的現代化。為此,《方案》將職業教育治理改革,尤其是外部治理結構改革作為重要內容。

 

一是推動建立政府、行業企業、第三方機構參與的多元治理新格局,明確各利益主體的職責。其中,政府要由注重“辦”職業教育向“管理與服務”過渡;行業企業要發揮重要辦學主體作用,積極舉辦職業教育;第三方機構要加強職業教育辦學質量督導評價。二是完善職業教育管理的體制機制。包括建立政府、行業、企業、職業院校等共同參與的質量評價機制;建立職業教育定期與專項相結合的督導評估制度;組建多元利益主體參與的、具有第三方性質的國家職業教育指導委員會;完善國務院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明確各部門的責任以及工作運行機制。

 

外部治理結構改革為職業教育新一輪發展注入了新動能,掃清了一些體制機制障礙。職業院校應根據外部治理結構改革要求,全面深化內部治理結構改革,推進現代學校制度建設。包括處理好學校與政府、行業企業、社會第三方的關系,推動形成多元治理新格局;完善辦學機制,突出行業企業的辦學主體作用,探索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新機制;完善人才培養機制,探索建立校企“雙元”育人的新機制;完善評價機制,充分發揮第三方的監督評價作用,主動接受社會監督,全面提升人才培養質量。

 

《方案》立足新時代,以問題為導向,提出了一系列有針對性的改革舉措及相應的重點建設項目,為職業教育的改革發展注入了新動能、指明了新方向、明確了新思路、確立了新任務。職業院校應以此為契機,把握新一輪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機遇,全面深化改革,推進學校內涵建設,實現高質量發展。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由學校單主體辦學向多主體參與辦學轉變;由單主體育人向校企“雙元”育人轉變;由學歷教育為主向學歷教育與非學歷教育并重轉變;由參照普通教育辦學模式向類型教育模式轉變。

 

本文摘自《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9年第21期,如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前一篇:將主題教育落實到立德樹人各個環節 ——甘肅省高校扎實推進主題教育

后一篇:“1+X”傳感網應用開發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試點工作說明會順利召開!